大千大千!百年巨匠张的传奇人生(下)

2010年5月17日,在北京嘉德春季拍卖会上,张大千晚年的巨幅绢画《爱痕湖》经过现场60多轮激烈的竞价,最终以一亿零八十万元的天价成交,张大千也成为首位作品拍卖突破亿元大关的中国近现代书画大师。

《爱痕湖》是张大千1968年所作巨幅绢本泼彩,宽76.2厘米,长264.2厘米,画面所描绘的是瑞士亚琛湖。作品采用的手法,为张大千开一代画风的“泼彩”,抽象的墨与彩“泼”出的山,如海浪般汹涌于画面;清晰、谨饬的房舍,则静处于“波涛”间。

1956年,从未给中国在世画家办过画展的卢浮宫向张大千抛来了橄榄枝。听说毕加索也在法国办展,张大千不顾朋友劝阻,雇了一个翻译就去找毕加索。76岁的毕加索初次见面就被张大千仙风道骨的风采折服,继而又约张大千夫妇去家中做客,还拿出自己临摹的水墨画请张大千点评。

后来,这次见面被誉为“中西艺术的高峰会晤”至此,张大千成功迈入世界级大师之列。

在那段时间里,一生漂泊的张大千暂居巴西,他决意要在西方的土地上营造一个东方意境的园林。

有次亲自搬石头时,张大千一眼受损。一向眷顾他的命运之神,和他开了天大一个玩笑。所有人都认为,以精准线条著称的张大千“这下完了”的时候,他却神乎其神涅槃重生,开创了泼墨泼彩的独特青绿山水风格,创造了自己艺术的崭新时代。

1978年,张大千最终回到祖国宝岛台湾。要养护台湾的园林摩耶精舍,还要养家,本该颐养天年的张大千再一次拿起搁置的画笔。

1981年,在身体每况愈下的情况下,接受了一位商人的委托,开始创作他生命中最后一幅宏伟巨制《庐山图》。已失去一只眼睛,开笔后,他的健康又时好时坏,最严重的时候,只能由家人抱着放到桌子上作画。

这幅中国现代画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品之一,前前后后历时整整三年,画完最后一笔,还没来得及题跋张大千就被送进了医院。1983年4月2日,参展的《庐山图》前人山人海,张大千却在冰冷的医院里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张大千曾经亲口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一生致力于艺术,就是画到死为止,从来不改动。我的生活习惯,我的志向,统统不改变。

120年后,回头再看,那个叫张正权的四川少年从出生到白头,一生要历经多少起落,承受多少毁誉,才能穿过这大千世界,成为这多么身份的张大千,成为后来蜚声海内外的传奇大师张大千,成为心高气傲的徐悲鸿口中那个“五百年来第一人”的张大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