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CJ小南斯哈特沃克主体交易评级:鹈鹕C- 开拓者A

(译者注:本文作者为美国NBA记者Kevin Pelton,文中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文中数据截至北京时间2月9日赛前。)

鹈鹕目前战绩21胜32负,仅领先开拓者半场。在交易截止日前,鹈鹕表现得异常积极,而开拓者则以需要操作灵活性、选秀权和为年轻球员提供发展空间这些传统的理由不断送走老将。

在超越波特兰来到西部第十后,新奥尔良人肯定看到了一个机会,一个自2018年季后赛首轮击败开拓者后首次重返季后赛的机会。锡安目前还处于新秀合同红利期,麦科勒姆至少在这两个赛季会让鹈鹕更具竞争力。

然而,已经步入30岁门槛的CJ与鹈鹕核心双人组锡安(21岁)和英格拉姆(24岁)的发展时间线万美元,这份大合同会让鹈鹕的工资总额非常接近奢侈税起征线,新奥尔良在未来至少两年内都失去了交易操作方面的灵活性。而且除非格里芬(鹈鹕经理)再来一手神抽,否则一旦他们今年没打进季后赛,他们就将面临成绩、未来机遇(首轮签)两失的尴尬境地。

这笔交易对新奥尔良来说真的值得吗?波特兰又将如何用这些换回的球员和选秀权围绕明星后卫利拉德进行重建?让我们来进行一下分析和评级。

签下麦科勒姆表明,鹈鹕围绕首轮秀亚历山大-沃克和刘易斯建立后场的计划已彻底失败。公平地说,刘易斯是因十字韧带撕裂而无法提升,但沃克在生涯第三个赛季的发展确实不如预期。此外,格拉汉姆的还未能用表现证明他是朗佐-鲍尔的同等级替代者,后者在去年夏天被鹈鹕送去了公牛,且在受伤之前表现出了准全明星的实力。

得到麦科勒姆能大大提升鹈鹕后场的实力,即使在这个以CJ标准看来非常低迷的赛季中,他依然可以创造大量投篮机会(26%使用率),进攻效率也达到了联盟的平均水准(53.2%线%真实命中率)提高了不止一个等级。相比鹈鹕本赛季的所有后卫,CJ都是一个更好的组织者和分球手,当他与格拉汉姆搭档后场时,他可以在半场进攻中承担主控的任务。

当英格拉姆不在场时,麦科勒姆的加入应该特别有助鹈鹕保持球场的活力和进攻效率。本赛季至今,英格拉姆对于鹈鹕来说就是决定性的人物,在他出场时,鹈鹕的进攻效率高于联盟平均水平,而一旦他休息或缺战,鹈鹕的进攻就会掉到联盟垫底区域。根据官方数据统计,缺少英格拉姆的任何鹈鹕阵容进攻效率都只好于联盟中11%的阵容。合理地错开CJ与英格拉姆的出场时间应该可以让鹈鹕不会像过往那般总是有断崖般的表现。

展望一下未来,只要锡安能顺利回归,那CJ对于鹈鹕的进攻加成应该是非常合适的。他有足够的实力成为场上的无球威胁,持球进攻也早已得到证明,他可以为锡出不少球场空间,并和锡安一起打出威力十足的挡拆配合。上赛季雷迪克与锡安的双人组配合已让联盟对手头疼不已,CJ显然是比雷迪克更危险的攻击手。进攻端,格拉汉姆、CJ、英格拉姆、锡安和瓦兰丘纳斯的组合看起来非常完美,可以给任何对手带去相当大的挑战。

但是,哎,在球场另一端,鹈鹕似乎已经继承了开拓者一直以来的防守缺陷。他们的后场双人组格拉汉姆与CJ分别只有1米85和1米90的身高,在如今联盟,这个尺寸的后场组合几乎每晚都会成为对手针对的重点。失去哈特也会成为鹈鹕之后防守效率下滑的主因,虽然他们在本赛季起步阶段打出了1胜12负的开局,但根据NBA高阶数据统计,在此之后鹈鹕的防守排名联盟第十四位。

或许解决鹈鹕防守问题的方案是让二轮秀赫伯特-琼斯与CJ一起搭档后场首发。琼斯是本赛季鹈鹕的最大收获,他已用让人惊艳的表现为自己挣来了许多出场时间,也证明了他有能力为队内三位球星提供各种帮助,尤其是防守端。暂时琼斯肯定会继续在前锋位置上首发,而CJ则会先从之前哈特的位置上打起,之后如果效果确实不佳,威利-格林可能会采纳我的建议,将格拉哈姆放上替补席。

虽然CJ是这笔交易的核心,但小南斯的加入也会让鹈鹕的阵容深度得到有效提升。球队主帅威利-格林可以在各种阵容中为南斯安排不同的任务,英格拉姆、海耶斯、琼斯的前场组合再加上南斯,鹈鹕之后的阵容调配灵活度绝对会上升到另一个层次。你甚至可以期待南斯在中锋位置上打一些比赛,鹈鹕终于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小球阵容。

小南斯在去年夏天的一笔三方交易中被骑士送到波特兰,开拓者为他付出了一个受保护的首轮选秀权。而鹈鹕则在拿下格拉汉姆的交易中将一个22年受保护首轮选秀权送至黄蜂。可以得到南斯绝对是鹈鹕愿意在这笔交易中加入一个首轮签的关键原因。

根据鹈鹕随队记者Andrew Lopez报道,鹈鹕将给黄蜂受保护首轮签的部分权益送至开拓者,现在他们自己只拥有1-4顺位保护,如果抽签顺位在5-14顺位,波特兰将获得这个选秀权,而15-30顺位则将会归属于黄蜂。按照目前鹈鹕的战绩来看,除非发生奇迹,这个选秀权已基本肯定会易手。

除了选秀权和球员的付出,鹈鹕在这笔交易中承担的另一项成本是工资负担。CJ22-23赛季3330万美元的薪水比哈特+沃克当赛季的薪水要高出1500+万美元,即使鹈鹕真的运气爆棚能抽到一个前四顺位,新秀的高工资也将让他们在下赛季触发奢侈税,这对于这支小本经营的球队来说这绝对压力巨大,他们很可能不愿承担,那拿下CJ可以说是将鹈鹕管理层停在了危险道路的中央,之后无论做出何种选择都是艰难的。

再到了23-24赛季,当需要与锡安续签一份新合同时,新奥尔良真正的麻烦就开始了,格里芬和他的同僚们需要绞尽脑汁考虑如何避税。虽然鹈鹕有各种非保障合同和球队选项合同能让他们完成这个工作,但CJ的加入显然在那时会起到反效果,鹈鹕会因此不得不放弃一些人才,失去一些已经培养了数年的主要轮换成员。

为得到CJ付出如此多,反映了鹈鹕想要立马开始赢球的巨大内部压力。我们从外部很难理解他们这种压力的来源。是因为锡安即将续约,但球队战绩始终不见起色而导致分歧吗?如果真是如此,那鹈鹕做这笔交易可能是有意义的,但锡安目前仍因伤病缺席,可能CJ的加入并不会让鹈鹕的成绩立马得到飞跃。

另外一种可能性,如果压力主要源自格里芬需要对他的球队重建工作给出一份答卷,那他确实为自己和球队带来了一份巨大的风险。一旦CJ无法在鹈鹕取得成功,他在新奥尔良的职业生涯可能也将随之走到尽头,之后鹈鹕的一堆烂摊子就得由后人以及球迷们默默承受了。

只看现在,CJ的加入无疑让鹈鹕成为了季后赛附加赛席位的热门争夺者,而且他们现在的纸面实力也确实有机会通过附加赛打进季后赛。但短期收益很难掩盖长期的风险,这是一笔不能失败的交易,否则鹈鹕会又输掉当下又失去未来。

开拓者得到:约什-哈特、亚历山大-沃克、托马斯-萨托兰斯基、迪迪-卢扎达、2022年首轮选秀权(受保护)、两个未来次轮选秀权

与麦科勒姆分别对于开拓者来说肯定是痛苦的,九年前他们用10号签选中了这位来自里海大学的后卫,看着他与利拉德一起成长为联盟中最出色的投射型后卫之一。利拉德&麦科勒姆的组合为波特兰篮球带来了过去20年中最伟大的胜利时刻,2019年他们与掘金鏖战七场最终晋级西部决赛。

然而无论再难舍,让利拉德与CJ分别的时机已经到来。在那场比赛之后的三年中,开拓者一共只赢了三场季后赛,拿下一轮系列赛对他们而言已经成为了遥不可及的梦想。即便波特兰继续保持现在这个阵容,利拉德也能在截止日之后复出,他们也难以在西部成为有一支有竞争力的球队,甚至很难打进本赛季的季后赛。此外,安芬尼-西蒙斯已经开始展现出自己的天赋,开拓者管理层显然期待这位年轻人能接过CJ的衣钵,在未来与利拉德一起重新构筑令人胆寒的撕裂之城后场双枪。

得到操作灵活性并降低工资压力是开拓者从这笔交易中得到的最大收获,麦科勒姆现在拿着全明星的薪水,但他已经很久没打出可以匹配工资的表现,除了20-21赛季的头一个月,他之后的表现只能说是非常平淡,但伤病毁掉了他的第一次入选全明星的机会。现在他已经过30岁了,想再达到之前的状态巅峰已不太可能。坦白来说,可能有些难听,但现在CJ的交易价值就是负数,主要是因为他的合同太大了。开拓者的壮士断腕(更多是感情上的)让他们得到了相当可观的回报。

让我们先看看选秀权,如果鹈鹕既没有进入季后赛,也没在抽签中运气爆炸,那么开拓者就能得到一个至少不低于11顺位的首轮,这样他们在今年的前11顺位中就会手握2个选秀权(开拓者在截止日前不断送走球员的部分“好处”是,他们有机会改善自己手中选秀权的价值,如果赛季在今天结束,他们将以八号种子的身份开始乐透抽签。)

自从开拓者在乐透区内连续选中利拉德和麦科勒姆后,波特兰已很多年没像今天这样有机会得到如此多的年轻天才。诚然,对于开拓者2022年的选秀来说,以后场双枪的标准去要求有些过于苛求,他们很难用手中的顺位再次选中像CJ和利拉德这样的基石球员,但他们至少可以拥有1-2次验证自己眼光的机会,在利拉德即将结束生涯黄金时期的日子里,选一些潜力小将为球队的未来种下希望。

哈特和沃克是否适合波特兰还有待观察。哈特的非常规合同让开拓者获得了相当高的自由度,他22-23赛季的薪水在今年6月25日前都是不受保障的,极端来说,如果哈特与波特兰非常不兼容,那开拓者甚至可以选择不执行他的合同。但哈特今年在鹈鹕打出了很好的首发表现,以目前联盟中的物价标准来评判,1300万美元之于哈特不能说超值,但也绝对是一个合理的价格,如果他确实无法与利拉德、安芬尼-西蒙斯共存,相信在交易市场中也会有球队愿意为他给出报价。

沃克带着首轮17号新秀的名头已经在联盟摸爬滚打了三年,进步有限,在新奥尔良他属于那种让球迷又爱又恨的角色,来到波特兰后,我感觉用再生项目来形容他非常合适。沃克在鹈鹕的表现基本已证明他不具备成为球队核心的能力,我希望看到他能将自己定位于角色球员,并不断锤炼这方面的技术,而不要再将自己幻想成一个能每场都大量得分的得分手。根据NBA高阶数据统计,沃克在新秀赛季的接球出手三分命中率为40%,20-21赛季为35%,本赛季则是再次下降至32%。如果沃克在波特兰依然找不准定位,得不到进步,开拓者会在下赛季结束后与他分道扬镳,明年是他新秀合同的最后一年。

在完成这笔交易和之前与快船的交易后,开拓者目前的过渡阵容依然存在后卫过多的问题。除了沃克与哈特,他们还在送走鲍威尔的交易中得到了一位有潜力在未来成为主力的年轻球员基恩-约翰逊,布莱德索实际上可以算是一份到期合同(下赛季合同各种仅有小部分薪水得到保障),萨托兰斯基的合同也将在本赛季结束后到期,在交易截止日前,新加入波特兰的几名后卫可能还会被送走一到两位。

眼前的局面确实有些让人头疼,开拓者的阵容看起来相当怪异,但如果将眼光放到今年夏天,大概率拥有两个乐透签,并获得一定薪金空间的波特兰将会得到相当自由的操作空间。如果努尔基奇没有在后续交易中被送走,开拓者管理层今夏既可以选择留下哈特和努尔基奇,也可以选择放走两人留出薪金空间去市场中追求大牌自由球员,并与安芬尼-西蒙斯完成续约。

波特兰现在声称的计划是在22-23年围绕利拉德重造一支有竞争力的球队,同时也继续培养队内的年轻天才。现在他们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后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至少从这两笔交易来看,他们的方向是正确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