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赢了!“中国最能打的女人”

北京时间6月12日,UFC终极格斗冠军赛中国MMA(综合格斗)名将张伟丽与波兰名将乔安娜上演“二番战”,张伟丽KO对手获胜。

比赛一开始,张伟丽便连续用地面技巧消耗乔安娜;第二回合,张伟丽一记转身鞭拳,直接将乔安娜击倒,张伟丽也成功赢得比赛的胜利。

张伟丽在现场说:“我非常开心,我这次定的目标是全方位碾压。我要告诉大家,我回来了。”

此前在2020年3月,张伟丽曾战胜乔安娜首次卫冕金腰带,那场对决也在年终被UFC官方评为年度最佳比赛。彼时张伟丽和乔安娜打满5回合,最后张伟丽险胜。

如今,张伟丽再次战胜乔安娜。此前,她曾经接受《环球人物》专访,袒露了作为“中国最能打的女人”的心路。

“这手也太小了!”在北京的黑虎搏击俱乐部,张伟丽与《环球人物》记者握手后脱口而出。张伟丽是搏击运动员,常年戴着厚厚的手套,握器材、做力量训练、出拳,手上磨出茧,手掌比一般人大了一圈。

在2019年8月31日之前,无论男女,亚洲人从未拿到UFC冠军。UFC在1993年首办于美国丹佛,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关注度最高的职业MMA(综合格斗)赛事。这是格斗界的“十项全能”,运动员通常要精通泰拳、空手道、柔术、拳击、摔跤等在内的格斗项目。

安德拉德来自综合格斗强国巴西。她一上场,就四处张望,直到眼光落在张伟丽身上。“她一直盯着我,眼神很凶。”

张伟丽回忆,现场观众看安德拉德脖子短粗,像头猛兽,都说:“张伟丽会被KO(拳击用语,即击倒)。”但教练告诉她:“你要更狠地盯回去。”

一开局,安德拉德出拳、进攻,张伟丽被逼到八角笼边。突然,张伟丽疾风暴雨般地反击,肘击、膝顶,对手连续后撤,张伟丽乘胜追击,对手倒地,再无还击之力。整个过程只有42秒。“看起来很容易,其实完全不是的,你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张伟丽对记者说。

2018年8月,张伟丽受邀去美国参加UFC首秀,以运动员的身份获准入境,但教练团队的签证未获批,她只好一个人前往美国。她不太会说英语,“上街买东西,就Yes或者No,加上肢体语言,还凑合。”但训练时,张伟丽缺少团队协助。

幸好,同在美国训练的中国运动员乌力吉布仁听说了这件事,他团队的几名教练帮张伟丽进行备赛训练。张伟丽很感激,他们告诉她:“中国人帮中国人还说什么谢谢。”

虽然单枪匹马进行首秀,张伟丽还是战胜了美国选手泰勒;此后在北京战胜墨西哥选手安吉拉尔;在拉斯维加斯打倒排名前七的美国悍将托雷斯。三连胜后,她成为UFC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官方排名前十的中国选手。

不过,不少排名前十的外国选手拒绝与“菜鸟”张伟丽对阵。在此次深圳站比赛之前,张伟丽排行第六,喊话挑战第二名和第七名,均遭拒绝,对方只说了句:“Whos that?”(那是谁?)最后,前冠军安德拉德接受了她的挑战。

当年6月12日凌晨4点,UFC给张伟丽的团队打电话,确定比赛。“感觉机会终于来了。”

此后,张伟丽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吃饭,8点开始跑步,然后训练3个小时,午休后,下午2点半继续训练,一直到下午5点以后。

与此同时,教练团队一遍遍回看安德拉德的比赛视频,研究她的打法。他们发现,此前与她对战的选手经常“打游走”:打完就退。教练团队让张伟丽“打直线”:不往后退,往前压她。这样练了两个多月,张伟丽终于系上了金腰带。

一次,张伟丽走在街上,看到有人蹲在路边吃凉皮,实在眼馋,“想吃凉皮就吃凉皮,真幸福”。

格斗运动员在赛前要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减重。搏击以重量级来划分选手,运动员一般打比自己正常体重轻一点的重量级,以争取更大的胜算。为此,运动员都会在赛前脱水:水米不进,油盐不入,只吃一小片鸡胸肉或牛肉补充蛋白质,还要跑步、蒸桑拿、泡澡,用各种方法流汗。如果长胖了就要在减重期间承受更大的痛苦,因此他们不喝碳酸饮料,不吃甜食、油炸食品。

张伟丽两天能减4公斤。官方称重后到比赛之前,有一天的体重恢复期,她就在此时把水分补回来,增重5公斤。

女性运动员若在减重时碰上生理期,则会大大加重身体的负担。在这次决赛中,张伟丽就目睹了一个正经历生理期的女选手的脱水全过程。“她都晕倒了,快不行了还是没减下来,最后打输了,网友还骂她实力不行。”

其实,除了身体因素,人们的行业偏见也给从事格斗的女运动员带来了阻力。比如,有人知道张伟丽是搞格斗的,就说“她不像女人,很可能家暴,估计找不到男朋友”。

回忆起来,张伟丽耸了耸肩:“这是工作,拳台上能打,回到家也可以很温柔。更何况,谁说女孩必须是柔弱的,只能在家相夫教子?女孩也可以很强壮、勇敢,有很多面。”

张伟丽出生于河北邯郸,这里是武术之乡,6岁时,父母就把她送到一个老师傅那儿练武。张伟丽一头短发,常穿黑色运动装,很讲义气,经常帮班上女孩子教训欺负她们的人。她坐不住,老是动来动去,老师傅说:“这是练武的好苗子。”

张伟丽经常在微博、抖音上看到诋毁她的留言。“我打比赛之前,他们说我会被KO,我打赢后,他们又说是对手放水,还说我飘、膨胀、长得难看,各种人身攻击。我不懂为什么他们的思想这么脏。”

某种程度上,偏见和诋毁反映了以UFC为代表的综合格斗赛事在中国的冷遇。多年前,张伟丽参加MMA比赛,国内赛制还不太规范,原本赛方规定张伟丽打56公斤级,但后来临时改成了60公斤。“本来三局的比赛,打了两局就直接判对方赢了。”张伟丽有点愤愤不平,那场比赛也是她个人职业生涯中的唯一“败仗”。

UFC诞生后的20年里都没有女子比赛,直到2012年11月签约隆达·罗西。罗西是UFC第一代女拳王,也是张伟丽最佩服的人。此次冠军赛前,罗西在微博发帖支持张伟丽,说“她的每次战斗不仅是为了名次,更为了能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张伟丽夺冠后,罗西祝贺她:“这是属于你的未来。”

“罗西鼓励了我。如果我也可以鼓励其他的女孩完成梦想,我觉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张伟丽平时喜欢看电影,最爱的影星是阿米尔·汗,他主演的电影《摔跤吧!爸爸》讲一名印度父亲培育女儿练摔跤,让她获得独立的故事。在张伟丽心中,自己是那个女儿,而教练、投资人蔡学军就像那位父亲。

12岁时,张伟丽进入武术学校学散打,拿下了河北省散打冠军。一次伤病,她从省队退役,为了谋生,做过幼师、收银员、前台职员。

2010年,她去应聘健身房销售,一踏进门就看到了擂台,赶紧问店长,没客人时能不能在这儿练。店长同意了,她当下决定来上班。“当时太激动,居然忘了问一个月给多少钱。”

在健身房,张伟丽认识了综合格斗运动员吴昊天,经他介绍去了北京“拳天下”俱乐部学拳。吴昊天80公斤,张伟丽不到60公斤,两人经常一起打拳,这引起了俱乐部合伙人蔡学军的注意。

“两个人都特别猛,死拼的那种。她(张伟丽)就敢死磕,很少有女孩能这样,就是男孩也不敢。”蔡学军告诉记者。

后来,蔡学军自己开了俱乐部。在他的鼓励下,张伟丽辞掉健身教练,开始全职训练。但两周后,她受了严重的腰伤,睡觉翻身都疼。蔡学军让她住在公司,带她去看医生、做复健,等她康复后,便陪她训练。

一次,张伟丽一不注意,打到了蔡学军的头,开了好大一个口子,血从头上淌下来。蔡学军一动不动,一定要张伟丽把那组动作打完。

“我几乎是哭着打完的。教练都这样了,我有什么资格不努力?”这也扭转了张伟丽对于搏击的看法:“团队项目看个人,个人项目看团队。搏击看似运动员一人在打,实际上凝结了太多人的努力。”

张伟丽有七八个教练,分别教她泰拳、柔术、摔跤、体能维持、康复训练,连练脚也有专人负责。教练们来自世界各国。记者走进拳馆时,来自巴西的柔术教练正和来自泰国的泰拳教练讨论张伟丽的新战术。

·2019年8月,张伟丽夺冠后与教练们合影。前排中为教练兼投资人蔡学军。

除了教练,家人也给予张伟丽很大支持。一次,母亲陪张伟丽去青岛参加比赛。虽然她打赢了,但伤得很严重,鼻孔流血,脸都花了。她觉得自己发挥得不好,大哭一场。

母亲安慰她:“你做这个职业怎么可能光打别人,别人不打你?”张伟丽对记者说:“我当时就觉得我妈的心理比我强大多了。一般父母看孩子这样那不得哭啊,但她没有。”

当年记者采访的第二天,张伟丽就要赴迪拜参赛。自她夺冠后,媒体纷至沓来,也有各类组织请她参加活动,但她还要进行密集训练。张伟丽用“快疯了”形容自己,但想到能推广综合格斗,认为还是很值得。

常有人说,亚洲人体质弱,欧美人较强壮。张伟丽觉得,这只是运动习惯的差异,和人种无关。“如果综合格斗能在中国流行,人们的身体和心理都会更加强壮,民族的精神面貌也会大变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