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论坛 专家相攻

由首都博物馆主办的“大千世界——张大千的艺术人生和艺术魅力展”开幕前,还搞了一场“大千论坛”。在论坛上,发表演讲的专家分别为郎绍君、王耀庭(台湾)、陈传席、李永翘、李松、包立民等人,每位专家都想利用这个机会从自己的角度来解读张大千。

郎绍君说张大千开拓了中国画的新面貌、新境界;王耀庭力挺张大千的学古“能力”;陈传席则说自己大部分时间都看不起张大千,对其是“贬”的态度,可能是还有很多张大千精品自己没有看到吧!他还说有时候自己也“赞”他,在自己主编的《中国山水画史》中给了张大千两个章节;李永翘说张大千具有高度的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李松则说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意义重大。专家的角度不一样,为充分阐述自己的观点,往往会与其他专家的意见相左,整个论坛“矛盾重重”。

真正的冲突从陈传席发言开始,陈说当初“贬”张大千,招来李永翘“骂”自己,学生们建议他告李永翘,他觉得李永翘是学者,时间宝贵,打起官司来耗不起,就授权学生起诉了发表李永翘文章的媒体,结果还赢了一万块钱(这分明是说李永翘败了嘛!)。轮到李永翘发言时,首先“回击”了陈传席一下,说,你刚才说的告不告的我一概不知,我当初在报纸上看到你写的张大千的文章,感觉尽是胡说八道,瞎写!论坛结束后,在去开幕式现场的路上,另一位张大千研究专家包立民也当面向陈传席发起了“攻击”,说,你就是尽在那里胡扯,后来我写文章驳你了,你连回都不敢回。陈传席则“回击”包说,你还复旦学中文的呢!连笔名的意思也看不懂,值得我“回”你吗?

陈传席当初是如何评价张大千的,进而招致李永翘“骂”他,包立民也说他“尽在那里胡扯”,这篇文章我没有看到,想必是“贬”张大千的吧!我们现在倒是可以来读读陈传席的《中国山水画史》。正如陈所说,在这本书中他果真给了张大千两章节(第九章的第一节和第二节),第一节是介绍张大千生平的,对其艺术并没什么评价,第二节介绍张大千的山水画及其影响,先讲张的师从,然后便说张大千的艺术是建立在造假画的基础之上的。陈传席在文中说张大千是造石涛假画的高手,“能欺骗很多人”,他“除了伪造石涛画之外,还伪造八大、石溪、梅清、唐寅等人假画;继而,他造郭熙、梁楷、赵之穰等宋人假画;后来上至六朝张僧繇,下逮和他同时的名家绘画,他都一一伪造”。

陈传席还认为,张大千为做假,“不得不认真研究美术史,了解历代画家生平、思想、各个时期的绘画风格,乃至所用纸笔、墨色等;还要了解历代收藏家的历史,因为他要伪造收藏家和文学家的印章;有时还要伪造收藏家和文学名家的题跋,他都要一一研究。这就丰富了他的知识;知识增加,修养加强,他的画(的水平)也就提高了。”因此,陈传席得出张大千徒有“摹古”能力,却“无个人突出面面貌”的结论。不过,陈传席对张大千的泼彩还是持“赞”的态度的,认为这“对画界有巨大的影响,对刘海粟、谢稚柳、何海霞等或多或少都有启发作用”。但在第二节后半部分,有关对张大千的评价,陈传席借用他人之口对张大千的为人、为画猛“贬”。说他是齐白石“奴视”的人,因此当年张大千要拜见齐白石,遭到了“拒而不见”;傅雷在给黄宾虹的信中说张大千“江湖习气可慨可憎”;陈子庄说“张大千的画全是别人的现成套子,谈不上独擅了”,“只是技巧,不是艺术”,又说“张大千天资很高,可惜未在创作上下工夫,帮闲去了”。

学艺术的人态度首先要严格,不可取巧。“张大千把画画作手段,猎取名利,实质欺骗”,陈子庄进一步说“张大千人品不大好,如果人品好一些,他的画还是不错的”;傅申认为“他(张大千)很多的画太偏于甜美,用笔流滑的应酬画太多,其内容与历史、与时代、与中国的民间疾苦好像都无关而脱节”……陈传席这样“贬”张大千,很多一直在“赞”张大千的学者自然不高兴,当然是要出来反击的。

我个人觉得,张大千应该算是一位出色的“画”家,其作品“技术”含量有余而“精神”含量略逊,他作品的价值在当下有点被“虚”抬了,我甚至是认同陈传席的某些说法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